私人古董收购

明嘉靖瓷画《文会图》

  图上所显示这方面瓷砖,高10、宽7厘米,呈三角形,是明嘉靖年间的一只茶碗边沿上的一块。瓷画上面有二人围棋对战,故事情节及情景构建,选用简易画法,线框精确,栩栩如生新鲜,它应该是宋徽宗阶段“文会图”所残之部分。画意充分表现徽宗院画精致明净的风格。

  我还在《明式名画》上见过宋徽宗赋诗格的“文会图”,宠臣蔡京也在画上留有题跋,为此做为君王执政下优秀人才汇集的代表图象。画上,环桌而坐的文士,正开展着茶棋会。宋徽宗称此图为“文会图”,但应与唐代以来“十八学士”的主题有关。可能是当时摹写古代画作后,加入北宋元素的“改编”之作。

  《文会图》(原著现藏于台北市故宫博物馆),內容勾勒了北宋时期文人墨客品铭雅集的一个情景。地址应该是一所庭苑,旁临曲池,石脚显出。四周栏楯围护结构,杨柳树修竹,垂柳依依。树内设一要案,案上摆放有水果盘、酒樽、杯盏、棋案等。八九位文士围坐在案旁,或正坐,或讨论,或持盏,或私语,儒衣纶巾,意态闲雅。竹边树底下有俩位文士已经客套,拱手行礼,神色和蔼可亲。杨柳树后设一石几,几上横仲尼式瑶琴一张,佛像一个,琴谱数页,琴囊已解,好像不久按弹过。

  要案前设桌板、茶床,小桌子置放酒樽、菜式等物,一童男童女已经桌旁繁忙,点缀食盘。茶床边陈列设计茶盏、盏托、茶瓯等物,一童男童女手提式汤瓶,借以点茶;另一童男童女手执长柄茶杓,已经将点好的汤色从茶瓯中盛入茶盏。床旁设立茶炉、茶箱等物,炉上置放茶瓶,灶火正炽,显而易见已经煎水。宋徽宗赋诗曰:“儒林华国古往今来同,咏颂挥笔醉醒中。多士作新思维入彀,绘图犹喜见文雄。”另有蔡京一题:“明时不与有唐同,八表人归大路中。好笑当初十八士,经纶到底是谁出色雄。”我在想,这只明朝嘉靖年间的茶碗如果是详细器,想来在其画的另一侧,需有那样的赋诗和匠人的姓名。

  在整副《文会图》中,情景布局合理,暗示着了那时候的社会发展是处于哪些的形状下的,创作者恰当地把一瓶不值一提的酒,放到了整副界面的最醒目之处,但又令人觉得这一分配并不有意,这类被后代极其追崇的物品,如今变成了大伙儿无比追崇的藏品,为什么会这样?不就是一瓶酒吗?宋徽宗说得好:“吟咏挥毫醉醒中。”好个“醉醒中”啊!

  我还在资格证书这方面瓷砖时,看过一些相关资料。几日前,我询问亲爱的老师、江苏文史科学研究馆馆员、知名书法家、93岁的俞律老先生:我国绘画得最好是的到底是谁?老先生说,“当是宋徽宗吧,这人绘画的水准举世罕见,但整治國家却很不尽人意,死得也惨,他有太多的文人情怀,是位极富艺术气息的才子,但是他用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来治理国家,就是国之不幸矣!”

  宋徽宗,赵佶,宋神宗第11子。史料记载:元丰八年封遂宁郡王。绍圣三年封端王。元符三年,哲宗死,无嗣,佶以弟称帝。初号建中靖国,调合熙宁、元丰与元祐间的党争。没多久即改元崇宁,任蔡京为相,错乱旧法,国政日非。宣和二年,遣使约金攻辽,成为导致北宋灭亡的祸因。宜和七年,金灭辽,乘势南下,进逼汴京,遂传位于子赵桓,自称“太上皇”。

  靖康二年,宋朝沦亡后,宋徽宗与他的儿子钦宗赵桓俱被掳北迁,后丧生于五国城(今黑龙江依兰),仅54岁。他崇奉道家,自称为“掌教道君皇帝”。擅书法艺术,开创“瘦金体”。工花鸟鱼虫,能古诗词。《诗词杂俎》有《宋徽宗宫词》一卷(《十家宫词》三卷)、《疆村丛书》有曹元忠辑《宋徽宗词》一卷,等等,堪称真正“艺术大家”!

  所显示的这方面瓷砖,上沿口外侧为双线圈,写画用公平青,头发颜色素雅质朴,具有双勾混水器,又有一笔成划,具备哪个阶段景德镇市窑口的手艺特性。如同一些权威专家所言,“明代瓷器纹样装饰线伸展顺畅,加上釉色朴实雄浑、丰富多彩,就更增加了画面的美感。”明代所画的人物比较挺拔,绘画线条笔触有变化,在那样拿笔的全过程中,以釉色之深浅大小表明明暗交界线,是明朝明星匠人的一种潇洒。这般《文会图》碎片,展现民窑纹样技法简约洒脱、随意豪放,栩栩如生地主要表现了大家对幸福生活的期待。通过器物一斑,我们可以窥见当时社会的思想意识和审美情趣。这是一种美的传递,也是收藏与历史的对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