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古董收购

清顺治瓷画鉴赏

  “海明先见日,江白迥闻声。”这方面耳光大的瓷砖(见图)遗自清朝顺治年里,瓷画上的山、石、树、亭,烘托着海面一望无际,一轮初日升于水上……在匠人造型艺术的勾勒下,一幅“海明先见日”的宏伟诗意铺叙起来。引人身临其境的画面,其精美高远,让收藏者陆佩义先生不惜千元收藏在手。

  瓷画上的一幅诗境,其诗原源于作家张祜的著作《题松汀驿》,原诗为:“山光水色远含空,茫茫泽国东。海明先见日,江白迥闻声。鸟道高原地区去,人烟小路通。那知旧遗逸,没有五湖内。”张祜是唐代清河(今邢台市清河县)人,诗人。家世显赫,被人称作张公子,有“海内名士”之誉。他一生“不事献媚”,却在诗歌创作上取得了卓越成就,曾因一句“故国三千里,深宫二十年”使他最初名震诗坛。

  这幅瓷画演译着原句的诗意。“松汀驿”是古代驿站的姓名,在江苏省地区苏州太湖的旁边,作家在这儿写成了茫茫,写成了苏州太湖的说白了“五湖”。早晨湖面明亮,可以看到东升的旭日,在白晃晃的江面,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风声。只容飞鸟通过的狭窄山路能接到高原上去,蜿蜒曲折的小路可以通到村落。诗人感叹,我的那些遗世独立的老朋友们,却一个个都不在太湖这里了。

  这首诗是诗人到太湖找不到朋友,落脚在湖畔一个名叫“松汀驿”的驿站时,题写在壁上的诗。诗里除了对访友不遇表达了遗憾外,也把松汀驿的美景介绍给读者,后来的读者中一定是有顺治年间的这位瓷画工匠的,否则,他如何绘出这样的意境之美!

  用今天的话说,松汀驿只是太湖东岸边上的一个供人宿食及停车置马的小旅店,但却美景无限,可见太湖的美名从古至今,绝非虚传。太湖古称“震泽、笠泽、五湖”,面积古称“三万六千顷”。因为水秀山明,湖中水产丰富,所以开发得很早,在春秋时代就是吴王夫差打猎游憩的地方了。

  当时杜牧当度支使,待张祜十分优厚,杜牧有一首诗赠给张祜说:“何人得似张公子,千首诗轻万户侯。”张祜作诗常反复吟诵,雕琢字句,妻子儿女每次叫他他都不应,说:“我正要口里生花,难道还顾得上你们吗?”连大诗人杜牧都如此欣赏张祜!可见其诗不俗。

  听说,张祜为人正直淡泊,颇有诗才,他的真心朋友全是那时候的著名人物。殊不知他却不习科举考试文章内容。在块和至长庆年里,张祜备受令狐楚赏识,令狐楚任天平秤军观察使时,亲身拟定奏折荐举张祜,把张祜的三百首诗送给官府。奏章大意说:“凡作五言诗,应包含六艺。如今人多文笔放诞。诗坛没有宗师。张祜多年流落江湖,很久以来精于诗赋。他钻研深入用心良苦,搜求意象功力很深,受到同辈诗人推崇,诗赋风格罕有人比。谨此请人抄写其诗作,到光顺门进献,乞望皇上交给中书省、门下省办理。”

  接着,张祜得进京城,此肘恰逢元稹称为“心计陷入难料,在官府里势力非常大”,皇帝因此把元稹招来,问起张祜的诗写的怎么样?元稹说,“张祜的诗乃雕虫小技,男子汉大丈夫不容易像他那么写。若奖励他,也许会危害皇上的风俗习惯教化。”皇上听了。就这样,张祜不久便寂寞归乡。之后,张祜遍游山水,胜览了许多名寺,所到之处往往题诗作赋,留下许多好诗,《全唐诗》收录了他349首诗歌。

  张祜以“处士”真实身份终其一生,他幸福的知名度不依靠钟鼎而传颂,却能高视阔步于哪个时期;他的很多诗意宽广的诗词,如同这方面顺治瓷砖一样,被子孙后代的美术家艺匠延勾画出艺术品,变成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光辉的一脉,持续承传出来,至今依然为人称道,叫绝!